华体会平台 _ 网页 067-42690926

中国与美国的相遇:大外洋交与晚清兴衰

作者:华体会官网 时间:2022-01-13 00:31
本文摘要:*本文作者:程映虹,美国特拉华州立大学历史系教授百年来中国对美国的相识,似乎是一个“说不尽道不明”的故事,尤其在最近几十年。险些每过一段时间,学界和政策研究界甚至一般文化界都市有“重新认识美国”的呼吁。 美国换了一个总统,有人就会说这个总统向我们展现了一个真正的美国,一个被遮蔽的美国,一个被我们误解的美国,甚至是另一个美国,对中美关系有待从基础上重新认识等等。似乎美国是月球,另一半永远背朝着我们。

华体会

*本文作者:程映虹,美国特拉华州立大学历史系教授百年来中国对美国的相识,似乎是一个“说不尽道不明”的故事,尤其在最近几十年。险些每过一段时间,学界和政策研究界甚至一般文化界都市有“重新认识美国”的呼吁。

美国换了一个总统,有人就会说这个总统向我们展现了一个真正的美国,一个被遮蔽的美国,一个被我们误解的美国,甚至是另一个美国,对中美关系有待从基础上重新认识等等。似乎美国是月球,另一半永远背朝着我们。

所谓说不尽,就是美国的“真相”似乎永远有待认识;所谓道不明,就是每一代“美国学”或者“中美关系学”在后人看来总是有许多盲点、误区甚至多数未得要领。在美国那一边,固然也有类似的议论:中国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美中关系究竟应该是什么样的,等等。可是,由于双方在国际政治和经济关系中的差池称,美国对于中国的重要性,还是要凌驾中国对美国的重要性。

普通中国人对美国政治的兴趣和相识就说明晰这一点。知道美国有五十个州的中国人在人口比例中很可能大大凌驾知道中国有几多个省区和直辖市的美国人。这种认识上的说不清道不明,有其不行制止之处。

两个国家的相互认识原来就不是一成稳定的。由于历史、文化和国家制度的隔膜,更由于时代的变化,美国对于中国是一个耐久弥新的话题。但在这种说不清道不明之中,还是有一些基础性的知识和视角,维系着相互之间的可相识性。

这种知识和视角中比力稳定和可靠的部门,理应由历史学来负担,这一方面是因为历史学的工具就是已成的过往,另一方面是因为只管历史学者有现实关切,但在研究历程中又可以尽可能地清除详细政治议程的滋扰。美国特拉华大学王元崇教授的新著《中美相遇:大外洋交与晚清兴衰(1784-1911)》是这个“说不尽”的故事中的最新一章,也是有望不会被后人轻易说成“道不明”的一章。

我有这个读后感,是因为以为这本书就像是在中美关系处于又一个十字路口的时候,有人在路边竖起的长长一列橱窗,展示了大量老照片和详尽的解说,用图像、场景和细节向十字路口的行人展示了对认识从十八世纪中期到二十世纪初的中美关系有重大意义的事件和背后的种种关联。老照片在这里不仅是隐喻,也是实指:全书五百多页中包罗一百五十多张图片,有其时拍摄、现在是名副其实的老照片,也有种种历史文件、舆图、图表、和名人书信手迹,许多是获得各国文管部门特别授权的,此外另有作者本人对历史故地的踏勘和与纪念物品的相遇。它们给读者带来了身临其境的历史感。

作者强调后人明白前人要有历史的同情,而通过视觉展示的已往显然比通过文字转述的更直接,正如西谚所云“一图胜千言”(A picture is worth a thousand words)。作为历史橱窗的陈列,《中美相遇》分为甲乙丙丁戊己六大篇,每篇从二到四章不等,其选题、展示和说明都显示了作者的匠心和史才。

通读下来,以为此书有两大特色。第一是它的熏染力和思想性。

书中每一章都是一个单独的历史事件,作者用富厚的质料、流通清晰的叙事和生动诙谐的语言将他们酿成一个个引人入胜的故事,天使与妖怪都在细节中,不光满足读者知识上的好奇心,也驱动了对于历史背后的真伪和善恶等问题的思考,对专家和公共都具有吸引力。例如,书中翻译和引用了充实的庭审质料、官方文书和报刊舆论对中美关系史上一些著名司法案件做了详尽的先容和分析,包罗1821年广州民妇郭梁氏被从美籍“艾米丽”号船上投掷的物件砸死一事(用了27页的篇幅),和1885年美国排华浪潮中发生于怀俄明州的华工石泉惨案审理和赔偿的经由(用了36页)。这些先容和分析并非枯燥的文牍展示,而是对两国当事人和各种衙门在其时国情和法制差异下或是求同存异、寻求司法正义,或是以法徇私偏袒己方的细致描画。又如第十八章“老佛爷的夫人外交”,讲述了庚子事故前后,尤其是之后,慈禧太后为了修补与西方的关系,放下身段,与以美国公使为首的西方国家在华外交官夫人们融洽来往甚至匡筹交织,在皇家礼仪上开了许多先例,最后促成美国画家给慈禧画像。

这些小我私家关系使得这些西方贵妇对慈禧发生了强烈的好感,甚至为她在由于镇压百日维新而在国际上带来的坏名声打行侠仗义。这个栩栩如生的故事在展现这个清末专制君主少为人知的另一面的同时,也回覆了一个历史上常见的问题:为什么东方国家的一些专制君主会在西方受过良好教育的开明人士中获得由衷的尊敬、赞美甚至热爱。

第二,《中美相遇》置中美关系于其时的世界史和东亚区域史中先容和分析,两国关系上的许多详细问题由于这个宽阔和比力的视野而获得了更充实的展示。王教授专研清代历史和清韩关系,副业笼罩有清一代与周边各国和属地的关系;他在美国教中国历史,涉及中西关系、美国在太平洋地域的扩张和华人在美国的历史,这些都为这本书宽阔的视野和精到的细节描绘缔造了条件。书中有些章节其实主要并不是中美关系,但在这个视野下却增进了读者对中美在晚清时期的关系史更全面的明白。例如,美国在1840年月打开中国大门,1850年月又打开日本大门后,1860年月开始叩朝鲜的门户,但1866发生了美舰“谢尔曼将军号”在朝鲜境内被焚毁的事件。

在受到挫折后,美国意识到中国的清朝与朝鲜之间的“字大事小”(一定意义上的掩护和依附)关系,于是要求清朝出头向朝鲜代递书信。中国一方面出于“关切属国之道”满足了美国的要求,另一方面也一直试图将美韩关系置于传统的“字大事小”关系的框架中,甚至派遣使节加入朝鲜赴美使团,使得三国关系出现出某种庞大局势。这样的历史场景,让一般读者相识了与正在形成的殖民化、民族国家和现代国际关系这些历史主流共存的东亚奇特的历史遗产。

任何有价值的中外关系史,都是既让读者更多地看到对方,也能让他们更深刻地相识自己,无论是历史还是当下。《中美相遇》对晚清政治,社会治理和世界观的描绘都是传统中国的镜像。

当中美关系处于又一个十字路口的时候,这本书就像一组组精选的老照片,从外交、政治、商业、司法、移民、宗教、民俗、艺术等方面为有心停留一下、从历史中寻求一点偏向感的路人提供了有意义和有凭据的参照。


本文关键词:中国,与,美国,的,相遇,大,外洋,交与,晚清,华体会

本文来源:华体会-www.qddffs.com